幼和

HP 暴雪 刀男 逆转 被囚禁的掌心

Wand or Sword【4】

#刀剑乱舞和HP世界观并存,审神者来自霍格沃茨
#山姥切国广×审神者预定
  
        “审神者大人,请您试试这个。”

  “审神者大人,请您过来一下!”

  “审神者大人,锻刀要放砌石的!”

  ……

  在狐之助的一连串轰炸式指导下,新任审神者Doris终于打造出了第一部队。五把小短刀的到来一下为冷清的本丸增添了生气。

  孩子心性的短刀们刚刚现身就对小女巫手上的魔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主人大人,这是什么呀?”小天狗左蹦右跳地观察着Doris的魔杖。

  因为从小生活在魔法界,Doris把魔杖的存在当做一个基本常识,便不假思索的以为今剑在问她魔杖的材质之类的。“鹅耳枥木,凤凰尾羽,十二又二分之一英寸。”少女稍带停顿的说道。虽然半天以来的日语练习已经增加了许多熟练度,但遇到生僻词汇时Doris还是反应不及。

  不知道是因为难懂的词汇,还是小女巫答非所问的内容,短刀们脸上的困惑更深了。少女也一脸懵逼,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

  药研善解人意地打破了尴尬,换了一种方式解释道,“大将,今剑是想说这根木棒有什么样的功能。”

  才发现自己完全误会了短刀们的意思,Doris尴尬地回答道,“这个是魔杖,是施展魔法的媒介。忘记说了,我是女巫,今年刚刚霍格沃茨毕业。”五虎退紧紧地抱着一只小老虎,歪着头看着审神者,似乎还是不太明白。

  “还是很难懂吗?就是魔法呀,巫术呀这样的。姆姆姆……给你们看一下就明白了!飞鸟群群!”机智的Doris终于想起来实物演示一下就好。少说有十几只的金色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凭空出现在杖尖指向的地方。这一群小鸟在人群上下翻飞,引得小老虎从退的怀里跳出,五只小老虎和今剑咚咚咚地在房间里冲来冲去企图抓住一两只雀儿来玩。

  吱呀——门被拉开,屋内的笑声闹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望向门口。“有其他审神者来拜访了,我就告诉你一下。”山姥切国广又将白布拉低了一些。

  “谢谢你。今剑,能帮我去开下门吗?”Doris已经深知小天狗的速度,派闲不住的他去开门最合适了。

  不一会今剑已经蹦蹦跳跳地带着两人进来。走在前面的少女一头爽快的短发,上身穿着居家的以舒适为主的简单T恤,下身一条水蓝色的牛仔短裤,后面跟着一位穿着黑红色高跟鞋的刀剑男士。

  Doris对来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说着请多多指教之类的的客套用语。没想到对方上来就拍了Doris的肩膀,大大咧咧地说:“小姐姐,不要这么拘谨,以后哥罩着你。跟着哥,有…!”还没说完,清光一个箭步冲上来拉住了他的审神者,暗暗地用手指了指头部说,“不好意思,我们审神者她这里……林子她平常会有些跳脱,还请您多多包涵。”

  名为林子的少女一个转身,反手抓住了清光的小辫子,得意地说:“清光这样说我,真是完全不可爱哦!”

  被“反制”的刀剑男士竟然有点微微脸红,很快拍掉了少女的手,“什么跟什么嘛……对…对了林子你带给这位审神者大人的礼物呢?”

  “我怎么会忘记给小姐姐的礼物呢?不就在这里嘛!……嗯?!怎么不见了???”林子脸上的表情迅速从得意陷入尴尬。

  清光强忍住扶额的冲动(因为扶额就不可爱了),勉强微笑地对还在懵逼状态下的小女巫说:“非常抱歉,今天晚些时候我会把礼物送过来的。”

  “……啊!没关系,没关系的。坐下吃点点心吧。”Doris从自己的初始刀手中接过茶盘,赶紧去招呼客人。看着一团白色的背影又冷淡地走出去,少女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没有让他帮忙准备茶点吧,这么“智能”的吗?麻瓜研究课上学习的比较自主的工具,教授都是用“智能”形容的吧?

  啪——清脆的一声是瓷器落地的声音。在旁边照顾弟弟们的药研一边说着“我来收拾吧”一边走了过来。小女巫摆了摆手,自然地从桌上拿起魔杖,对着碎瓷片轻轻一点,“恢复如初。”只见那些白色碎片像是有自我意识地一个整体,像倒带回放一样又组成了原来的杯子模样。

  林子、清光连同众短刀们都发出了惊叹的声音。“这……这是什么操作?”短发少女不可置信地指着地上并无二致的茶杯。

  Doris一边用漂浮咒把杯子放回桌子上,一边也很疑惑地说:“复原咒啊,我们一年级就学了,你们学校不教这个吗?”

  林子保持着黑人问号脸,小短刀们窃窃私语着“好厉害”“好神奇”之类的话,场面一度极其尴尬。

  “等等!难到你是魔法师?”林子一跃而起,高声打破安静。

  “难道你是麻瓜?”几乎同一时间,小女巫也兴奋地跳了起来。

Wand or Sword 【3】

  # 刀男与HP世界观并存,审神者来自霍格沃茨
        #山姥切国广×审神者预定

        “Doris小姐,恭候您多时了。”一个样貌清奇的狐形生物,说出了略带生硬的英语单词和流利的日语整句。

  “是的……是的。请问……嗯……你是?”少女有些紧张的磕磕绊绊地说道。第一次真正用外语和外国人交流,Doris也烦不了口音的事情了,只希望对方能听懂就好。

  “在下狐之助,是审神者的助手。”小狐狸非常骄傲地说。而此时,Doris却正在记忆中搜索着这种“神奇动物”的分类,虽然小家伙也毛绒绒的但绝不是嗅嗅,颜色有点像火蜥蜴但也应该不是吧,总不可能是阿尼玛格斯吧?

  “……总之,能解决您的问题就是我的荣幸。”小狐狸结束了它的长篇介绍,但小女巫完全沉浸在自我世界中,一个字也没有听到。“审神者大人,您有在听我说话吗?”一直没有得到回应的式神终于忍不住发问道。“啊!随不起……不,不对,是对不起!对不起!能请你再说一次吗?”小女巫只能顺了顺棕发以掩饰那万分尴尬。

  “好的!审神者的工作是召唤刀剑男士,然后帮助他们回溯时间。具体事项等我们到本丸再给您介绍。对了,其实有灵力的生物都可以成为审神者,但还是人类居多。因为普通人在战争中受限越来越严重,时之政府找到了你们的魔法部,希望招募到巫师能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我的同事会有麻瓜吗?!”Doris惊讶地喊道。即使是在与麻瓜交往相对宽松的英国,为了保密,巫师们能和麻瓜交流的机会也少之又少,因而少女的扬起的嘴角里透露着兴奋和惊奇。

  狐之助愣了一下,消化了一下“麻瓜”的意味,点了点头,继续说“对,您遇到大多数审神者都是不会魔法的有灵力者,毕竟招募巫师审神者计划才刚刚开始实施。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先带您去本丸吧。”

  ——————

  人为划分的方正街区里是一个个相邻的独立门户,每一扇漆亮的木门都是紧闭的,小路上除了跟着狐之助的小女巫再没有其他人影,安静到诡异的环境让Doris本能地攥紧了魔杖。

  “到了,683号本丸。这里就是日后您工作生活的地方。”小狐狸热情的介绍道。Doris看着面前并无二致的黑色大门,上面长条的划痕与凹陷的刻痕不在少数,她伸手推门时也发现金属的门环也有磨损的掉色。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对新生活的好奇冲淡了一切怀疑。来自英国的少女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庭院,只见两边枯山水夹路,松树下苍苔满布,中间一条羊肠石砖小径,蜿蜒隐匿在竹影参差中。

  三步并作两步地穿过小竹林,豁然开朗,一池清水,几树早樱,石灯沐着落花,小桥弯弯跨过水面,连接着对面的主屋。主屋的推拉门上糊着明纸,天光透进来屋内倒还亮堂,只是空荡了些。拉开通向后院的推门,景致才算是别有洞天。两三排空房舍,三五亩良田,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看着不大的门庭却有如此深幽的内院,Doris腹诽到难道无痕伸缩咒也可以对非封闭空间使用的吗?此时,狐之助突然扯了扯巫师袍的下摆示意新任审神者回到主屋去。

  一人一狐回到空荡荡的大屋子里,地板上却赫然出现五把色彩各异,但具体区别对于一个异国少女来说完全无从分辨的刀。

  “审神者大人,战事紧急,请您选择一位刀剑男士,尽快开始工作。”狐之助严肃地说。

  小女巫了解过刀剑男士就是付丧神,可是付丧神是什么呢?这里明明只有五把差不多的刀剑啊?最开始教授说这份工作与神奇动物有关,那付丧神恐怕是什么可以隐形的神奇动物吧!Doris在内心中情不自禁地为自己的机智鼓掌。

  像是解释之前的话似的,狐之助不紧不慢的用投影的向少女展示了五张彩页,紫色的背景上各显现着五位样貌不同,画风各异的美男子,每位男士旁边还有一段简单的生平(?)介绍。“这就是五位刀剑男士显形后的样子和他们的经历,请您过目。其实不必过于纠结,给您一个小建议,选择一位与您投缘的就好。”小狐狸带着的微笑指导着。

  Doris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试图去看每把刀的经历,但是过于复杂和冗长的日文是她无法招架的,最后只能听从狐之助的建议,跟着感觉走。纯凭眼缘的话,自然是金发碧眼的男子让英国少女更有熟悉的感觉。Doris确认般的点了点头,看了眼他的名字——山姥切国广。就这样,来自发色瞳色的熟悉感和拗口的名字构成了新任审神者对她的初始刀的第一印象。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

  “山姥切国广飞来!”Doris熟练地挥起魔杖,中间的那把刀迅速地腾空飞起,被她用左手稳稳地接住。小女巫定格在那个很酷的姿势,什么都没有发生。“然后呢?为什么我看不到……”少女对瞪大了眼睛的狐之助发问,说到一半被一道白光打断。

  “山姥切国广。……你那是什么眼神,介意我是仿造品吗?”披着白色破布的刀剑男士声音低沉地自我介绍道,从外貌到语气都透露着浓浓的难以接近。

  虽然有些被初始刀的气场震慑到,但是天性友善的赫奇帕奇女孩还是伸出了手,报以一个热情的微笑。“诶?我眼神怎么了吗?完全不会介意啊,毕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嘛。顺便说一句,我是Doris,来自英国的Scamander家族,日语学习中,请多多指教。”小女巫学着影视作品中的日本人标准鞠躬,笨拙地弯下腰。

  山姥切国广的眼神一直保持在少女的眼睛之下,两人的目光并没有交集。

  “嗯。”刀剑男士拉了拉头上的披布,用鼻腔发出了小小的一声以示自己听见了。


1.庭院描写部分参考或借用《红楼梦》对潇湘馆的描写,大观园里的小姐姐都好可爱
2.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出自《红楼梦》对稻香村的描写

对不起,药研。

#碎刀预警
#请各位审神者保护好自己的刀刀 出门带守 请勿重伤进击
   “大将,我可也跃跃欲试呢。”药研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让人安心。
“等你们回来哟!”即使已经就任两年多了,幼和每次送出阵的队伍的时候,还是会说着这么一句。
明明才刚刚分别,看着药研随时间回溯而扬起的斗篷,短发的少女却有种捷报归来的安心错觉。
    能出什么事呢,都是老婶了,还是改不了当初的习惯啊,大家的守出门前都检查过了,没什么事情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少女转身回到房间,等着出阵部队的讯息联络。
 
“主人大人,看我的!”隔着时空的讯息里传来今剑小小身影。
“嗯嗯,很厉害哦!”少女一边看着手上的书,一边回应着短刀,有些心不在焉。
“胜利了哦,主人大人,是我的话也可以的哦!”踩着高高木屐的他始终这么有活力。
“嗯,不错不错。继续进击。”短发的少女没有看具体的情况,两年来的经验让她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信心。
“主人大人,敌方是横队哦,我们发动奇袭吧!”
“鹤翼阵。”对于幼和来说,她早已不是当时要思考各个阵型,紧张到目不转睛地看队长发来的讯息的新人,这一切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主人大人,主人大人!药研,他重伤了,我们要不要回去?”今剑的声音又传来了。
听到重伤的少女,抬头看了看讯息,还有12血,下一个点就是boss点,枪戳一次7血,嗯,可以一拼。
   今天是物吉可以送去修行的日子,幼和看着同期的审神都幸福地给物吉扎好行装,说不嫉妒那是假的。她早在同事处听说物吉的可爱,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想要得到物吉贞宗的愿望膨胀到无比强烈。
   “进击。”少女顿了顿这样命令道。
   “可是,药研已经重伤了!主人大人,这样这样会碎刀的……”今剑不相信往日中伤就会回家的主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进击。这是审神者的命令。”少女想了想,还是下了无情的命令。
  “主人大人!”“今剑,我可以的,大将相信我还能战斗。这种伤,回去再休息就好了。”药研拉住了还想说话的队长。“请继续。”
  药研尽量平稳着呼吸,用衣服布料按压着腹部的伤口,白色的布贪婪的吸食着殷红的血,往日坚强如他,也不免嘶嘶的倒吸着冷气。“没事,你们先走,我很快跟上。”
   少女的经验告诉她,12血的重伤进击并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还带了守,但心里还有点打鼓,她紧紧盯着与第一部队联络的讯息。
   没事的,开幕而已,极短可以躲避的,之后一个回合,极短部队一定可以解决战斗的,不会,不会那么巧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侥幸没有降临在她这一边。
   “大将……辜负你的信任了……抱歉……我先走了……”
   开幕,只是开幕。敌方的投石瞄准的就是虚弱的他。
    痛苦,后悔,无措用上幼和的心头,一时间看着讯息上的刀剑复活也没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能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重伤出击本来也无可辩驳。
   浑浑噩噩的看到胜利,谁拿了誉也不知道。
   愣了一会,想起来应该去门口接他们回来,于是赶紧冲下楼。
   “药研!药研!”看到他被队友架着回来,少女顾不得许多想要去接手。“主君,还是我们来吧,您现在接手,药研哥反而会更疼。”平野和前田的语气也很重。
“对不起,对不起,赶快去手入,我去拿加速符,很快,很快就好了。”少女的眼泪已经在打转,害怕他们的眼神的语气,她只想先逃开。
“大将…谢谢你…御守……”药研的手中还抓着一块染红了的碎布块。那是发挥了作用的御守残骸。

  

Wand or Sword【2】

#刀男与HP设定并存,审神者来自霍格沃茨
#山姥切国广×审神者预定
  “审神者?是什么工作?你要去国外实习吗?”Blanche不可置信的望着好友,直接一套疑问三连。“我……我不知道。我也还在想啊,所以才来跟你说的嘛……”棕发少女喝了小半杯黄油啤酒,嘴边还粘着点酒沫。“梅林的胡子呀!我快受不了你们赫奇帕奇了!”对面的少女烦躁地揉了揉金发。

  “我跟你说,你可注意着点,这是学院歧视!”Doris佯装生气地加重语气,成功地逗笑了友人。“哈哈哈,别闹别闹。说真的,你跟你妈妈说了吗?你不怕她直接一封吼叫信寄来?”Blanche关切地说。

  “可别提了,我昨天才让wing送信回家,从棚屋回来就一直提心吊胆……被骂肯定免不了了,我现在就想着千万别在吃饭的时候寄来……”Doris叹了口气,抱着半空的酒杯。“不过……我其实还挺想去的。能去看看亚洲的魔法和巫术也很有意思呀。”

  “那就试试看呗,反正也是实习,不合适再回来就好了嘛。我,赞助你10加隆,不用谢!”金发少女非常有义气的拍了拍獾院好友。

  “格兰芬多搞事基因又发作了,又想撺掇着我离家出走?纯血家族哪有你想的那么专制好不好。”

  ——————

  从送走wing开始,Doris就保持着早中晚各去一次猫头鹰棚屋的频率。连七楼的那幅孤零零的卡多根爵士都对棕发女巫眼熟不已。

  站在厚厚的白色羽毛与鸟粪的混合物上,Doris从高高的塔楼上望着黑湖出神,眼神聚焦在湖边的几点小人身上,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改将视线投向天边。等等!那边不断靠近的黑点会是Wing吗?随着那个小点的不断放大、临近,Doris的胃越来越绞紧,生怕自己的猫头鹰带来“震耳欲聋”的坏消息。

  一确定来者是Wing,小女巫便不管不顾地地向着猫头鹰挥手,“Wing,这里这里!快点快点!”棕色大猫头鹰的翅膀还未收拢,Doris就急急忙忙的把信拆了下来。Doris凭借手感确定家里没有寄吼叫信来而正沉浸在惊喜之中,对于Wing素日那种轻轻咬着她的手指关节的撒娇行为完全没有感知。稍受冷落的猫头鹰稍加了一些力气,就把女孩的手啄的泛红。

  “梅林的袍子!”Doris迅速地抽会手,对着手指连吹了好几下。正准备斥责Wing的时候,看着它黑黑的豆豆眼,少女只能带着愧疚的安抚了褐鸮。“对不起呀,Wing最乖了,最好了……嗯……等等?!妈妈这就同意了?甚至还觉得去亚洲学习一下也不错?!”

  “Wing,我们要去当审神者了!”

  ——————

  转瞬到了毕业时分,当年分院帽刚刚接触发梢就喊出“赫奇帕奇”的嘹亮声音和黄黑相间的长条桌边爆发的掌声还在耳畔。不过Doris其实没有太多伤感,毕竟巫师人口基数那么小,完全不用担心之后会见不到啊!至于这个生活了七年的城堡嘛,霍格沃茨永远在那里欢迎你回家。( Hogwarts is always be there to welcome you home.)

  毕业就意味着整整两个月的闲暇暑假!在除去和三五好友出门嗨,去丽痕书店买新上架的杂志,去咿啦猫头鹰商店给Wing买毛发柔顺剂,去韦斯莱笑话商店看最新的模拟麻瓜套装的发布,参加大难不死的男孩的2××年诞辰的祈愿活动之外,Doris抽了一点点时间学习了一下日语和审神者到底要做什么。

  “Dora,有你的信哦!”突然从楼下传来的声音惊的沉浸书中的少女一抖,本来因为懒得捧书而施了悬浮咒的书本倏地落下正砸在脸上。

  “我这就下来,妈妈!”Doris立刻应到,不过心里有些疑惑。一般来说朋友们都会用自己的猫头鹰寄信来到自己二楼窗户,到底是谁会用邮政猫头鹰找自己呢?难不成是那几个麻瓜出身的同学说的小广告吗?

  一看到那熟悉的奇怪火漆印章,少女心中已经了然,拆开一看里面果然又是那种植物纤维的信笺,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非字母文字,只有Doris·Lucy·Scamander三个令人安心的英文单词。凭借着两个月“猛补”出来的蹩脚日语,小女巫大概明白了是8月31号去门钥匙旅行司国际传输部报道。底下还很温馨的用英语写了两点提示:第一,请不要试图用幻影移形进行国际旅行;第二,这一批次的英国巫师审神者共有十位,因为工作需要,全部分配到了不同的地域,请各位预备审神者务必确认自己的时间和目的地。

  ——————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

  “Scamander小姐?”门钥匙旅行司*的工作人员例行公事的询问道。工作人员甚至没抬头,略看见少女点了头,便直接机械的说:“豐後国。”

  “谢谢。”Doris回身给小手提箱甩了个悬浮咒,看了看标牌,走去了国际出发处。对于Doris这样的连箱子都懒得拎的重度魔法依赖症患者,门钥匙绝对是家常便饭,这次旅行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大概比以前国内旅行时间长些),英国女巫头一次踏上了亚洲的土地。还没等她好好打量一下周遭,注意力就一个声音吸引——

  “Doris小姐,恭候您多时了。”


1.韦斯莱笑话商店 肯定不是双子开着的那个了 双子都已作古 这个是后人为了致敬双子而开
2.门钥匙旅行中心 我胡诌的
3.下章开始就不会打hp的tag了,不过还是希望巫师朋友们来找我交流

Wand or Sword【1】

#刀男和HP世界观并存,审神者来自霍格沃茨
        
                        
         周一清晨,阳光穿过礼堂的玻璃洒在少女面前的麦片粥上。上百只猫头鹰飞了进来,在屋顶盘旋。然后,他们纷纷把包裹和信件扔向叽叽喳喳的人群。 一只棕色的大猫头鹰飞过年轻女巫,并将一封薄薄的信扔在她的膝上。

  “谢谢你,Wing!”少女拿着那裁剪整齐的信封,快速地对着棕色大鸟的背影挥了挥手,然后低下头来,紧紧攥着牛皮信封,火漆印压在额头上,小声祈祷着,“拜托了,一定要过啊,别辜负了我早上喝的一小口福灵剂……求你了,一定要过!”

  “亲爱的Doris·Lucy·Scammander小姐,我们非常遗憾的通知您……”

  Doris的心一沉,把信封随手扔在牛奶罐旁边,用勺子戳着碗里的麦片。“怎么啦?圣芒戈的申请也没通过吗?”旁边一个金发少女看了生闷气的栗发女巫一眼,继续在黄油面包上抹着果酱。

  “不然呢?不是人人都像你完美小姐Blanche一样,N.E.W.Ts全O直接傲罗预备役了,两百年来最出色的年轻巫师……”Doris没好气的一直盯着被压下去又浮起来的麦片。

  “好了好了,别气啦,再去试试其他实习申请就好了嘛。”金发少女大大的咬了一口厚厚的面包,“姆姆姆…对了,我是来告诉你一声,Professor. Sprout在找你。顺便,你们赫奇帕奇的果酱果然比我们的甜。”

  “快走吧,格兰芬多·嘴甜小姐。我今天真的没心情,中午我不去图书馆了啊。”棕发小女巫还是提不起精神,叹了口气。

  “随便你啦,别忘了去找教授就行。”

            - - - - - -

  敲了敲门,Doris走进第三温室,植物的味道混合泥土的气息,再加上湿热的水气有着几分安心。

  “Scamander小姐,随便坐吧,稍等我一下。”教授怀中抱着花盆,正在给不知道覆盖着什么粘液的草换盆。“你的实习申请怎么样了?都定下来了吗?”本不想在院长面前丢脸,准备胡诌一个蒙混过关,Doris却一下脑内空白,没等反应过来已经本能地说出了事实。

  “你也别太心急,往届学生中毕业后才找到工作的也大有人在。”放下了花盆,教授熟练地脱下僵硬的龙皮手套,从内袍中抽出一张信笺。这张巴掌大的信并不是羊皮纸的粗糙而是带着植物纤维特有的顺滑,页边印着蓝色的线条,好像页面上有着竖线的分隔,两条草药圃的间隔让Doris看的不太真切。毫无疑问的是,这信笺的风格与西方画风格格不入。

  教授轻轻一挥魔杖,无声漂浮咒把信笺送到了原地懵逼的小女巫面前。近处仔细看了看,Doris非常确认纸上的圆形标志十分陌生。在接受了太多莫名其妙的信息而导致大脑短路的瞬间,教授率先打破了微妙的沉默。“这是日本魔法部的标志。”

  什么?什么日本魔法部?棕发少女脸上的疑惑更深了。“Professor,我还是不太明白,日本魔法部和我?我没有申请过跨国工作啊?”

  “别紧张,这是与我们英国魔法部的合作计划,也算是魔法交流的项目。你对神奇动物保护很感兴趣吧?这一门的N.E.W.Ts也拿到了Outstanding的。这个职位需要对神奇动物比较天赋的孩子,你可以回去了解一下,然后下周告诉我你的想法好吗?”教授脸上带着标准的赫奇帕奇式微笑。

  Doris感激地拿起面前的信笺——

                 “审神者招募计划”

  多年后,当年的小女巫才明白,那天的福灵剂效果超群。


1.对HP多有借鉴 向HP致敬 欢迎哈迷扩列
2.professor sprout 不是原文中的那位 按照时间算 HP中的那位应该已经作古 这位可以当做原文那位的后人
3.从第三章Doris到本丸之后便不会再打HPtag 只是想找巫师朋友们交流 欢迎戳我!

一下子在Hogwarts都呆了6年了
忽然想起当年收到信的时候 虽然基本上意料之中啦 但是还是好好激动了一波
明天最后一次去坐特快啦 虽然有点小失落 但是
明天Potter先生的孩子也会去!!!明天是十九年后诶!还有Weasley家的Rose 听说也非常漂亮! 虽然肯定是G院的啦 但是还是要凑一波热闹!
和Lumos约好了车厢 希望明天人不要太多啦。
刚收拾好随身的东西,明天不能直接穿袍子去有点讨厌。
带了诗翁彼豆故事集路上看,不过我觉得明天肯定在火车上聊天更多,啊,我听说阿不思和哈利先生长得一样,好期待啊!如果他们有人能来H院就好了【妄想←_←】
After 19 years,All was well.#Back to Hogwarts

卡了两年了,卡了万战了,三大太都不知道毕业多久了。
他终于来了。
真的是激动到起飞!

求奶巴形薙刀QAQ

还有一天两周年 巴形薙刀如果能来一起庆祝就好了。
那个 让给我 真的苏到我了

二十周年纪念的到啦w
只买了我们H院的w 真的好看www 之前也没入过英版的,刚好趁此看看英版的不同:)
一些extra content是新的小细节 还有一些pottermore上就有的东西 完全满足YY的欲望w【不过公布新的细节 包括学院休息室的很多细节 以及学院名人什么的G院的不是超亏吗2333】
封皮上一句话超级戳我
Wear your house colour with pride.

自己的魔杖日常晒w
嗯 对 这是Doris的魔杖w它在十一岁时挑选了我w
真的越看越好看w
A swish and a fli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