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和

HP 暴雪 刀男 逆转 被囚禁的掌心

对不起,药研。

#碎刀预警
#请各位审神者保护好自己的刀刀 出门带守 请勿重伤进击
   “大将,我可也跃跃欲试呢。”药研的声音一如既往地让人安心。
“等你们回来哟!”即使已经就任两年多了,幼和每次送出阵的队伍的时候,还是会说着这么一句。
明明才刚刚分别,看着药研随时间回溯而扬起的斗篷,短发的少女却有种捷报归来的安心错觉。
    能出什么事呢,都是老婶了,还是改不了当初的习惯啊,大家的守出门前都检查过了,没什么事情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少女转身回到房间,等着出阵部队的讯息联络。
 
“主人大人,看我的!”隔着时空的讯息里传来今剑小小身影。
“嗯嗯,很厉害哦!”少女一边看着手上的书,一边回应着短刀,有些心不在焉。
“胜利了哦,主人大人,是我的话也可以的哦!”踩着高高木屐的他始终这么有活力。
“嗯,不错不错。继续进击。”短发的少女没有看具体的情况,两年来的经验让她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信心。
“主人大人,敌方是横队哦,我们发动奇袭吧!”
“鹤翼阵。”对于幼和来说,她早已不是当时要思考各个阵型,紧张到目不转睛地看队长发来的讯息的新人,这一切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主人大人,主人大人!药研,他重伤了,我们要不要回去?”今剑的声音又传来了。
听到重伤的少女,抬头看了看讯息,还有12血,下一个点就是boss点,枪戳一次7血,嗯,可以一拼。
   今天是物吉可以送去修行的日子,幼和看着同期的审神都幸福地给物吉扎好行装,说不嫉妒那是假的。她早在同事处听说物吉的可爱,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想要得到物吉贞宗的愿望膨胀到无比强烈。
   “进击。”少女顿了顿这样命令道。
   “可是,药研已经重伤了!主人大人,这样这样会碎刀的……”今剑不相信往日中伤就会回家的主人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说进击。这是审神者的命令。”少女想了想,还是下了无情的命令。
  “主人大人!”“今剑,我可以的,大将相信我还能战斗。这种伤,回去再休息就好了。”药研拉住了还想说话的队长。“请继续。”
  药研尽量平稳着呼吸,用衣服布料按压着腹部的伤口,白色的布贪婪的吸食着殷红的血,往日坚强如他,也不免嘶嘶的倒吸着冷气。“没事,你们先走,我很快跟上。”
   少女的经验告诉她,12血的重伤进击并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还带了守,但心里还有点打鼓,她紧紧盯着与第一部队联络的讯息。
   没事的,开幕而已,极短可以躲避的,之后一个回合,极短部队一定可以解决战斗的,不会,不会那么巧的。她这样安慰自己。
   侥幸没有降临在她这一边。
   “大将……辜负你的信任了……抱歉……我先走了……”
   开幕,只是开幕。敌方的投石瞄准的就是虚弱的他。
    痛苦,后悔,无措用上幼和的心头,一时间看着讯息上的刀剑复活也没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能说什么,不知道该做什么,重伤出击本来也无可辩驳。
   浑浑噩噩的看到胜利,谁拿了誉也不知道。
   愣了一会,想起来应该去门口接他们回来,于是赶紧冲下楼。
   “药研!药研!”看到他被队友架着回来,少女顾不得许多想要去接手。“主君,还是我们来吧,您现在接手,药研哥反而会更疼。”平野和前田的语气也很重。
“对不起,对不起,赶快去手入,我去拿加速符,很快,很快就好了。”少女的眼泪已经在打转,害怕他们的眼神的语气,她只想先逃开。
“大将…谢谢你…御守……”药研的手中还抓着一块染红了的碎布块。那是发挥了作用的御守残骸。

  

评论

热度(7)